兒童近視防控 刻不容緩

近視?好普及吧!香港人有八成都有近視毛病,大家幾乎不會視為疾病看待,一般都只配戴眼鏡,看得清楚便以為沒事了。原來,患深近視可能導致中年後容易產生會致盲的疾病,影響深遠!中大醫學院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副教授兼「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瞳心護眼計劃」總監任卓昇醫生強調,必須把握兒童治療近視的黃金期,勿讓孩子近視加深而患上可能致盲的嚴重眼疾。

有見及此,中原慈善基金率先捐助60萬元推行為期三年的《中大兒童近視預防計劃》,讓100名基層家庭兒童接受詳細驗眼服務及防控近視治療,期望引起政府及社會機構關注、一起響應,讓更多孩童受惠。

香港人近視高居全世界首位,成年人有八成患上近視,六歲兒童近視率多達12%,對比深圳、廣州同齡兒童近視率3%,新加坡6%至7%,情況不容忽視。「小朋友跟大人不同,大人有隻眼矇了便會睇醫生,但小朋友有一隻眼看不見可能也不會覺得甚麼,讀書寫字沒問題可以適應,還可考獲很好的成績。但很多時候,到來睇病的兒童,患上鴛鴦眼、弱視眼等眼疾,已到11歲了,差不多過了治療的黃金期,但其實4、5歲時已開始患病,所以兒童在6至8歲就應該做詳細眼睛檢查。」任卓昇醫生說。

香港中文大學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副教授任卓昇醫生表示,現時仍沒有方法預防深近視惡化成嚴重眼疾問題,所以防控兒童近視的工作相當重要。

    患青光眼多3倍 
視網膜脫落6倍

任醫生指出,現時近視在致盲的成因排首位,中大眼科經已對近視進行多方面的研究工作。「多年前,許多人會因患上白內障而盲,但現時在發達地區已經有治療方法,而黃斑病變亦有很多藥物可以改善。不過,一旦患上近視,眼球拉長了,就像相機的菲林拉薄了,再放回相機拍照,效果亦會變差,近視情況也一樣,當眼球拉長,眼底的黃斑便會拉薄,神經線也拉薄了,容易形成青光眼。所以患深近視即600度以上的,出現青光眼的機率是3倍,黃斑病變及視網膜脫落的機率6倍,亦會有三成深近視者會有不同程度的黃斑病變,這都是中年及老年人致盲的主因。」

為什麼要重視兒童近視問題?任醫生解釋道:「兒童隨着成長近視情況會相對增長,6歲至14歲是近視加深的高峰期,期間每年約會加深100度近視,之後就會慢慢穩定。所以若不在兒童這黃金期內做近視防控,他們變深近視的機會愈高,30年後問題就大了,很多中老年人有機會因深近視患上嚴重眼疾而致盲,將來社會醫療費用亦難以估計了。事實上,曾有一名40歲的病人因深近視而盲了,我們也做不到什麼,很可惜﹗」

任醫生表示很多人對於近視亦有誤解,以為做了激光矯視手術,連眼鏡不用戴了,近視問題便可解除,但其實眼球拉長了會造成不能逆轉的後果,將來患上嚴重眼疾的危機仍然存在。「中大在4年前得到賽馬會資助,開始進行『瞳心護眼計劃』,每星期六及日都各有100名6歲至8歲的兒童到中心由眼科醫生和護士提供全面眼科檢查,因為這年齡層的學童患近視的機率在10至40%之間,透過計劃有需要的兒童會免費獲配合適眼鏡,至今已有2萬名學童接受檢查了。」

香港中文大學眼科中心在周六及周日為200名小朋友免費驗眼,有需要的兒童更可免費獲配合適的眼鏡,中心平日也會提供私家門診服務。

任卓昇醫生感嘆地說,在統計個案中,發現其中有三成小朋友都患上不同的眼疾,大部分均來自基層家庭。「其實很難想像香港這富裕城市,還有很多人因貧困而未能接受治療,而我們推行計劃都會盡量安排交通以鼓勵及方便基層家庭到來檢查。」


任卓昇醫生表示,近視是不可逆轉的問題,當眼球拉長,產生如視網膜脫落、青光眼 及黃班病變,或致盲的機率便愈高。
驗眼室牆上貼上的眼科病例,不少是從病人做例行檢查眼睛時發現的。

    中原慈善基金支持 
100兒童用特效眼藥水

其實,早於2016年至2017年間中大醫學院眼科團隊便發現,兒童使用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能有效減少近視度數和眼球長度的增長,成效高達70%。作為該項研究的首席研究員任卓昇醫生表示,具體而言,倘若兒童每年近視加深100度,使用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後便只會加深約30度。這樣若可在兒童成長期使用,便可減慢他們患近視程度,以及減少深近視的發生。尤其有深近視父母的兒童,他們患近視的風險為一般人的12倍,而且度數往往「青出於藍」,所以他們更需要使用該眼藥水治療。他說,最近亦有不少國家及地區,甚至內地城市主動與他們聯繫,尋求防控兒童近視之法。

「雖然在醫學上已進展了一大步,不過使用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及做詳細檢查,每年費用約為8,000元,由於要徹底減慢兒童近視度數的增加,必須在成長期數年間使用該眼藥水,這亦令本港不少基層家庭難以負擔而打消治理的念頭,所以我們很感謝中原慈善基金於2018年開始捐出60萬元贊助《中大兒童近視預防計劃》,讓100名6歲至12歲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兒童接受長達3年的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治療,以及接受每4個月一次的全面眼睛檢查,包括交替遮蓋測試、棱鏡測試、眼外肌測試、裂隙燈檢查及眼底檢查。」任醫生說。

中原慈善基金主席黃偉雄頒發支票予香港中文大學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以進行《中大兒童近視預防計劃》。當日一眾教授、醫生、職員及義工等一起大合照。
香港中文大學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系主任譚智勇教授 (右2) 致送獎狀予中原慈善基金主席黃偉雄 (右3)。左1及左2 分別為任卓昇醫生、中原慈善基金義務總幹事鄧意民,右1 為王普彥醫生。
低濃度阿托品藥水現時需要醫生 處方及申請使用,需要每日滴一 次,有效減慢兒童近視增加。

自小在木屋區長大的任卓昇醫生明白到基層家庭兒童因家長為着謀生,大部分缺乏照顧,有病也未能獲得適當治理,所以亦立志幫助基層病人。任醫生除了做研究工作,日常都會在香港眼科醫院門診診症,而假日便與其他醫護人員一起為學童做免費驗眼服務,並出席社區講座宣揚近視問題及護眼的重要。任醫生剛獲得2019年十大傑出青年獎項,他期望透過今次得獎能讓更多人了解兒童近視問題的嚴重性,令社會各界及機構甚至政府多加關注,支持兒童護眼計劃。「如果今次得獎可讓其他機構單位能對我多一份信任,有助帶動我和團隊做更多社區工作,讓更多人知道保護兒童眼睛的重要,這個獎項對我們團隊就更具意義﹗」


任卓昇醫生 ( 上圖右2) 為改善兒童近視問題, 取得豐碩的研究成果,兼顧醫療、教學、 研究及向社區推廣護眼重要等工作,獲得2019年十大傑青殊榮,實至名歸。

基層家庭受助感恩惠

6歲半的維維,正是中原慈善基金贊助《中大兒童近視預防計劃》的100名受惠兒童之一。小維維來自單親家庭,訪問當天剛好他媽咪帶他到中大眼科中心做檢查。年青媽媽曹女士訴說她兩名子女都患有深近視,大女兒盈盈9歲讀小學四年級,雙眼都有逾千度近視,而兒子維維左眼1025度及右眼700度。她為了撫養子女不能工作,一家人只靠政府津貼過活。「大女兒兩歲時就發覺她跌跌撞撞拿不到想要的東西,檢查才知道她視力有問題,所以亦特別留意弟弟的情況,但不幸地維維視力亦很差,其實我是後天才有數百度近視,而他們的爸爸沒有近視的,醫生說最大可能是基因隱性遺傳。為了照顧他們,日常生活開支很大,女兒盈盈先前接受中大一項研究計劃,這幾年都有參加滴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很開心她的近視情況有控制跡象,但可惜該計劃名額已滿,維維未能參加,令我感到很徬徨。」曹女士說。

曹女士表示很感激中原慈善基金能夠幫助基層學童接受近視防控治療,很慶幸兒子維維可以參加。「眼睛是很重要的,我常常擔心子女因家境問題未能獲得適當治理而致盲,已經常細心照料他們,注意生活習慣,囑咐他們避免踫撞,要好好保護眼睛。而維維也很習慣定時滴眼藥水了。」她衷心希望政府及其他機構也能伸出緩手,支持兒童預防及控制近視。


Text: Wendy
Photo: Henry

Centaline Club Quarterly Issue 24:Season 1 / 2020

揭頁版:http://www.centalineclub.com/newsletter/2020_1Q_24/mobile/index.html#p=14

你可能感興趣...